欢迎来到 SUUNTO BEUCHAT SEALIFE 潜水装备中国总代理:松涛贸易(深圳)有限公司
TEL:0755-83823966English
你的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潜水知识 - 深度 | 对话自由潜水世界记录创造者 William Trubridge

深度 | 对话自由潜水世界记录创造者 William Trubridge

文章来源:松涛贸易       发布时间:2021-01-24 12:01:00       阅读数量:349

suunto-article-image-will_wr_attempts_11-12-2020-13.jpg

SUUNTO全球形象大使威廉·特鲁布里奇(William Trubridge),希望在多舛的2020年结束前创造出一个自由潜水新成绩。他屏住呼吸,尝试一口气潜入126米的海洋深处,虽然没有成功,但仍决心继续探索人类的极限。







2020年3月以来,受全球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 的影响,SUUNTO 全球形象大使威廉·特鲁布里奇被隔离在巴哈马长岛。也正是如此,他在巴哈马长岛开始了漫长的训练,潜水即是他的生活也是目标。他开始尝试不同类型的自由潜水,都表现出色。


尽管威廉对自己没有创造新的世界纪录感到失落,但他仍不气馁,继续推动和探索人类自由潜水的极限。

——SUUNTO潜水




suunto-will-article-image-.jpg

▲ 攀绳上升

Q

威廉,这次挑战的目标是什么?

William:我的目标是尝试打破自由潜 FIM(攀绳下潜)的世界纪录,目前125米的世界纪录是在2018年由 Alexey Molchanov 创造的。自2011年以来,我一直保持着 FIM 124米的个人最佳成绩,是时候把它拿回来了!


60970811_332669560710181_5219006348768759938_n.jpg

▲ 威廉与女儿Mila

Q

为什么是现在?

William:我是三月份来到巴哈马群岛的,从那之后就一直呆在岛上。2020年的夏天,我的家人也从日本飞来了这儿,同时拥有了更多陪伴家人的时间。


受 COVID - 19 的影响,不论是对于我还是全世界的潜水员来说,想任意飞到其它国家潜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同样也意味着我可以比平时更专注于训练。与此同时我没有安排任何课程或参与竞赛,可以全神贯注于进阶自己的潜水,没有任何迫在眉睫的比赛,我能够沉下心去为目标而奋斗。这是我在疫情之下为自己设定的目标,并会全身心地去完成它。



Q

距离你上次挑战世界记录已经四年了,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再次挑战?

William:首先,打破世界纪录越来越难了。和任何竞技体育一样,它不能无限期地持续下去。无论我们进行着什么竞技运动,只要接近人类极限,就很难再去突破这个极限,并一直处于一个平稳的阶段。近年来,我的 FIM 的深度并没有太大的增加,并且其他的潜水类目也一直没有任何的突破。


而且,在过去的四年里,我做了很多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其中最大的决定就是组建家庭。这不仅涉及到日常生活和节奏的改变,还涉及到我的世界观,即便它很困难,但我已学会从容应对。现在我已经适应了家庭生活,并且训练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事实证明我的发挥已经恢复到了鼎盛时期,并准备好重回正轨了。



101387742_280542093124385_969412592223469760_n (1).jpg

▲ 日常闭气训练

Q

你是如何规划训练的?

William:最近几个月,我曾多次完成 FIM 的最大深度挑战,还进行了潜水项目的基础闭气训练包括:STA 静态闭气以及吐气下潜(空肺状态),这些项目我都取得了最好的成绩。


我在闭气和深度适应方面,处于当下的最佳状态。精益求精,尽管当前的各个状态都很完美,打破世界纪录不仅仅如此,还需要考虑到精神状态以及天气情况等,受不同天气影响,穿着不同潜水服进行比赛也会影响个人发挥。



Q

和上次打破世界纪录相比,你的训练有什么变化?

William:自从上次破纪录以来,我的训练有了很大的变化。对自己进行记录和调整时观察到,数据处于一个不断发展和进化的状态。我专注于自身薄弱的环节,主要是闭气,但如果任何一个因素滑落,都无法潜得更深。



Q

是科技还是学术在帮助这项运动的发展?

William:对这项运动的生理学和学术理解的加深总是有好处的。


17年的自由潜水职业生涯中,我目睹了无数的变化。在训练的初期,也曾感到茫然,但现在已有了明确的想法,即便它还不够完整。我相信在未来的十年里,运动员们将会更好地了解他们身体的变化,以及如何在训练中最大程度地发挥自身的优势和弥补不足之处。自由潜水很特别,身体所发生的变化和精神上的需求会不同于其它竞技体育,如:潜水中的哺乳动物反射、压力、心脏减速到高酸性和乳酸负荷等,我们仍在探索更有效的训练方法,应对种种身体的不适应性。



Q

坚持了这么多年的潜水运动,你的看法或心态有任何改变吗?

William:是的,它已经改变了。成为父亲是最大的转变。它改变了对风险的态度,降低了风险承受能力。不过在自由潜水方面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但是在其他领域,比如机车,尤其是在印度尼西亚,我从热衷于速度与激情到更安全的驾驶!


我接受的很多培训都是关于识别风险,并提高危机的预判来应对风险。


Q

在这项运动中,年纪的增长对你有什么影响?风险是否更大?

William:很难说年龄对这项运动有什么影响。一些竞技运动员在五六十岁的时候表现仍然很好。Natalia Molcahov 在50多岁时打破了女子世界纪录,这是在年龄的增长和新陈代谢的减慢中有所受益。毕竟这是一项极具危险的运动,风险在于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往往会忽视其中的危险性,潜水安全问题是我一直在研究的事情。潜水员们需要意识到这一点,并尽可能在风险发生之前预防它们。



suunto-article-image-wiil-blog.jpg

▲ 安全员陪伴着William

Q

新型冠状病毒的全世界流行,给你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

William:这一大流行病产生了巨大影响,主要是负面的,但其中也包含一些积极的影响。最开始我和一个负责安全的 Buddy,在巴哈马开始全身心地投入训练。慢慢地,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其中,摄影师、赛事小组等等,支持越来越完善。


最大的影响是不确定性。作为一名运动员,从事像自由潜水这样的运动,你会意识到这是一个不那么重要的工作,不像医生和老师那样,更类似于艺术,一旦发生像疫情这样的灾难时,它是第一个遭受重大影响并崩溃的群体。


现在,拥有一个家庭对我的影响最大,但幸运的是,利用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坚持训练。



Q

是什么促使您继续这样做?当然,您现在已经发现了人类静态闭气的极限吗?

William:我远未发现人类的极限,甚至可以说人类极限永无止境。这只是一个突破原本纪录并探寻一个近似值的问题。我们至少可以再深入一两米,也许十米,二十米,谁知道呢!看似不可能,而我作为运动员的工作就是进阶到那个原本不可能的领域,竭尽所能重新定义人类的极限。


2021-01-22 122839.gif

▲ 竭尽全力攀绳

Q

挑战破世界纪录感觉如何?

William:2020年。除了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仿佛每个人都成绩平平。我本希望通过尝试挑战 FIM 的世界纪录来结束这一年。在训练中,我的 FIM 成绩达到了126米,这不仅是我个人的最好成绩,而且比目前世界纪录还要深1米,也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强劲、最令人愉快的一次潜水。基于这次潜水带给我的力量,于2020年12月,我宣布和全世界的人们一起来见证这项世界纪录。


然后是灾难性的打击。


这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事。训练中发生的水下BO不是因为缺氧,而是因为二氧化碳中毒引起的。到目前为止,这一直是一个隐藏的风险,潜伏在竞争激烈的自由潜水最深处。我在水下呆了将近7分钟,在安全团队克尽厥职、笃行技精的保护和被上天的眷顾下,方与死神擦身而过。



Q

是什么让您选择再试一次?

William:从那次之后,我甚至很长一段时间不想再去触碰潜水。我休息了两个星期,陪伴女儿过生日。但是当我再次站在那片熟悉的海边时,奇迹般地发现自己的状态很好,甚至有所改善,精神上似乎也没有任何因失败遗留下的疤痕。在咨询了团队和医生之后,我决定继续尝试。


我又重新潜入海底深处,直到潜水的深度接近记录的深度。2020年底,我又面临了新的问题:恶劣的天气,耳朵和下巴的问题,商业拍摄与挑战赛日期的重叠……我仍然BO得很厉害,稳定性远远不足。  


决定再次开始挑战时,我花了头几天的时间下潜至118 m和121 m。之后,我做了最终的决定:2020年12月11日挑战世界纪录。 



suunto-article-image-will_wr_attempts_11-12-2020-13.jpg

▲ 到达126米深处准备上升

Q

能否回忆一下比赛的过程?

William:计划的日子到了,同样伴随着冷空气袭来,天空灰蒙蒙的,气温骤降。我训练时穿的潜水衣不够保暖,在试过水之后,我叫停了潜水,因为深知在潜水开始之前,身体的颤抖会浪费宝贵的氧气。


第二天是完美的一天。潜水前,在水面做最后的准备,太阳令人感到舒服,那是一个挑战破纪录的好日子。


在上升的过程中我开始慢慢放松了,这种轻微的调整可能会对我的效率产生负面影响。


触碰到126米处的底盘并取得 Tag,随后回到水面,我吸了两口气后便昏迷了过去。比赛结束得和开始时一样快,我很伤心,这次成绩并未被承认。



Q

经历了这些之后对你下一次潜水会有不好的影响吗?

William:BO后我需要休息一天,这也意味着14号是我最后一次机会。14日当天,稍微有些寒冷,加上上一次在下潜和上升过程中产生的一些失误导致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仿佛已经预感到在下潜过程中会发生的种种问题。


但我不想放弃,顶着风险仍然想继续试一试。屏住呼吸再次下潜,随后我的身体告诉我无法再继续,没办法,用力拉了三下绳子,向水面工作人员发出求救信号,他们解开了我的安全绳,让我能够自由潜水回到水面。



39995542_310648059513601_3162150524715794432_n.jpg

▲ William 和他坚实的后盾们

Q

是什么驱使你在这项运动中取得更深的成就?

William: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感谢我的支持团队,他们在这次挑战赛中做得很好。Alex Llinas,、Kevin James和 Richard McKenzie 是我的安全潜水员,Jani Valdivia 是安全潜水医生,Jonathan Sunnex 和 Michelle Lynn 为我拍摄纪录视频,Riccardo Paris 管理平台设备,Chris McCay 和 Olga Sidorova 是这次挑战赛的 AIDA 评委。他们像我的家人一样24小时陪伴着我,给我动力。


感谢我的爱人 Sachiko,我们美丽的女儿 Mila,我的岳母Lily,他们一直在巴哈马陪伴着我,感谢我的父母和兄弟,他们在新西兰为我加油。


当然,如果没有我的赞助商 SUUNTO 和 Orca 的支持,我甚至不可能有幸尝试这么做,他们一直陪伴着我经历了人生的起起伏伏。


139551707_165466004990980_6885177346799019356_n.jpg


Q

威廉,和我们说说接下来的计划吧!

William:

我永远不会停止探索人类和海洋深度的极限!

松涛贸易(深圳)有限公司

全国服务热线:

0755-83823966

传真:0755-83823966
邮箱:info@songtaotrading.com
地址: 深圳市福田区车公庙天安创新科技广场2期西座630

E-Mail

正品查询

维修查询

官方微信

热线咨询

0755-83823966

返回顶部